当前位置: 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石渠要闻

【甘孜日报】人与“虫”的较量

2021年01月04日 01时40分

【字体:

打印本文

访问量:0

分享:

◎贺先枣

“这两年来,我就没有挖过一根虫草。我们尼呷一村就在县城边上,草场不多,每家每户牛羊也不多,收入就盼每年挖虫草,过了四、五月这两个月,就没有其它收入了。现在好了,妹珠的病好了,只要有好身体,就不愁找不到钱,就不愁脱贫致富那一天不来了。”

“可你们就在城边,可以到城里找点事做,有了工作不就有了收入?”

“城里的工作不好找,我们没有手艺,也没有多少文化,能找到建筑工地上最累人的工作就不错了,因为就算是最累人的事情,也有好多人在等、在竞争。再说,石渠的建筑工地每年只有半年的开工时间,天气冷了,为了建筑质量,是不准开工的,冬天,任何人都没有事做。”

“那你们生活的经济来源在哪里?”

“妹珠在县中学打工,我呢,借钱买了部二手,其实可能还是三手、四手的旧车在城里跑运输。城小,路近,坐车的人并不多,一个月有个一千多两千元就不错了。关键是到底是在开黑车,提心吊胆,怕车被没收,又怕罚钱。借钱买车,借钱看病,就这么拖了一屁股债。”

“听说你是文化馆的?在文化馆不是挺好的吗?”

“哪里是文化馆的,我只是在文化馆组织的‘乌兰牧骑演出队’里干过几年。”

“嗬!几年?在演出队里呆的时间还是长嘛。”

“是啊,十几岁开始一直到二十几岁,我到康定去参加过三届文艺调演,到玉树、成都、上海都去演出过,我们演出队还在海南省的海口市商演了好几个月,太热了,我们都想回来。结婚后,文化馆也叫我还到演出队去,但演出队当时只有一百多两百元的补助,结婚了嘛,有了家,这点补助不够用,就没再去。”

“原来你走了那么多地方,难怪见多识广呀。说了半天,你还是没有说接下来你想做什么。来,说说你挣钱的计划。”

“还没有计划。我忘了对你说,才不久,尼嘎一村的乡亲们让我当村主任了,妹珠一病,当主任应该做的事,一件也没做。”

忽然间,尔金泽仁口气都有点变了,变得有些沉重。他说,尼嘎一村有400多人,现在查出有21人患上了包虫病,还有10个或11个因为常年不在家、错过了筛查的人,说不准这些人中也有病人。

他接着说,乡亲们要我当村主任,我总得为大家作点事吧?我在想怎么样把自己的欠债还清,又想帮助乡亲们都找一点钱。

“哦,原来你是想带领大家脱贫致富?”

“不是,不是,我没有那个本事。我只是想,村子里的人要是都能找到一点钱,大家的日子就不苦呢。人家牛羊多、草场宽的地方有本钱,我们尼嘎一村没有那么多牛羊,草场又少,办法在哪里啊?”

说着说着,尔金泽仁大声叹起气来。

原以为尔金泽仁因为没有理清思路,还没有找到脱贫的路子在发愁,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。谁知,过了不到一分钟,尔金泽仁压低嗓门,说:“我想和村里人一起开一间超市。我们尼嘎一村的优势是在县城边上,来往的人多,人们消费的东西就多,开间超市可能挣得到钱,你以为呢?”

尔金泽仁真的是走南闯北的人,脑子就是好使。这极可能是个好主意。

还不等别人回答,尔金泽仁说:“超市的名字我都想好了,就叫‘奔康超市’,你说要得不?”

“什么‘奔康’?藏语还是汉活?”

“汉话!就是奔向小康的意思嘛,这你应该晓得赛!治好了包虫病就有了好身体,就有去打工、挣钱的条件了,一不小心就奔小康了嘛!”

真服了这个尔金泽仁了,他能把包虫病与脱贫致富的关系,用这样简单清晰的语言表达出来,看来他是胸有成竹了。

告别尔金泽仁后,笔者找出了甘孜日报记者在2007年时写下的那篇《包虫病人》的文章。记者们认为,包虫病就是农牧民脱贫致富最大障碍。石渠县宜木乡的病员洛日家本来是全村最富有的人户之一,因为五口之家查出四人患上包虫病,仿佛仅一夜间就债台高筑;石渠红旗乡瓦土村家徒四壁的昂珍老人,老伴因为患包虫病过世,她自己也是包虫病人,因为穷,只能拖着病躯艰难度日;新龙县拉日玛乡扎宗村里的卓嘎因患包虫病而致贫,挣扎在死亡边缘;色达县大则乡、色达克戈乡,德格燃姑乡……记者们在好几个县记下了包虫病让一户户人家穷困潦倒的遭遇,就连领工薪的人们只要患上包虫病也逃不脱贫穷的命运。

(未完待续)


附件: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相关信息